濮存昕爱心基金“心灵艺术 2014夏令营”志愿者随笔

大月月感言

         夏令营中的一个八岁的小朋友玥玥在来到宾馆的第一晚对我说,“我带了一个本子,要把这些天的活动记下来,这样等长大了以后还能回忆”,我觉得她的想法既可爱又可贵,于是我随身携带的本子上便也出现了这些天自己潦草的字迹。

         在家里我也是个孩子,曾经在累及的时候对小伙伴儿说“我还是孩子呢我怎么会照顾好孩子”,等带过去之后,才发现我远比自己想象的还喜欢小孩子。越跟孩子接触越会发现他们的美好,所谓童言无忌,他们说话大多时候很幼稚,但是那是最不设防最直接的想法,你可以从孩子的言语中感受一切这个复杂的社会之外的很纯真的东西。

        夏令营的几个小孩子叫我“胖胖姐姐”,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毫不介意用我这张大圆脸跟孩子们拉近距离,不知道做过老师的人能否理解那种感觉,就是当一群孩子扬着他们最快乐的笑脸围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觉得你正在做着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

        这一个星期与孩子们同吃同住,跟他们一起游戏,和他们聊着他们的小心事,很多时候,孩子们是成年人的老师,他们教给我平和,教给我不要拐弯抹角,教给我要对感兴趣的事锲而不舍,教给我很多很多。我很珍惜每一个与孩子们接触的机会,希望走进他们的心里,希望能与他们相互影响。最后一天离营,我把他们送上车,孩子们笑着哭着跟我招手,舍不得,但愿未来的某一天还能和他们相见。

        我毫不怀疑,我正在经历着人生最好的时刻,期待下一次还能有做志愿者的机会,在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些将是我最宝贵的回忆。

 

狮子感言

        参加夏令营,也算是一波几折。暑假呆在学校,偶然在微博上看到濮存昕爱心基金招募暑期实习生,便投了简历。很快接到蓓蓓电话,互相了解了情况。因为我还在成都,录用之事显然无法爽快利落。考虑再三,我又发了一封邮件,强调自己的热情、能力和信心,无果。于是,和在北京的男友商量了一下,决定改变我们的计划——我先去北京。就这么来了北京,租房安定下来,又发了一封邮件,告知我已到北京。一个周末过去,周一,终于再次接到蓓蓓or萌姐电话,通知第二天去面试。接下来的事便顺风顺水,我成为了濮存昕爱心基金2014年暑期实习生。

        每段经历,都能成为一次自我完善之旅。

        入职没多久,慢热的人还没充分适应和感受,夏令营已经到来。湖北小孩和北京小孩陆续报到了,志愿老师也到位了,夏令营真的来了。没有时间去仔细斟酌工作方式和交际态度,夏令营已经动起来了。

        大脑反应迟钝,自己负责的事一定提前预习好几次。小朋友打闹,适当制止。志愿老师未顾及到的本职工作,忍不住过去交待几句。我们四个工作繁多,有时候也会互相提醒几句。性子急,工作起来自动开启简单粗暴模式,难免无意中给人留下不良印象。偶尔意识到原来热心做事不得好评,也会进入“负能量爆棚→自我反省→自我修复→适当调整行为方式”的“个人PK世界·常规流程”。

        小朋友们大部分乖巧听话,也有那么一小股热衷调皮捣蛋的“坏势力”。大部分独立懂事,也有少数几个不适应离开父母迈入集体生活的。天生好嗓子的覃梦瑗,羞涩的主持人庞丽萍,上课听讲解总站在前排认真听的刘子墨,肉呼呼的张婧,萌萌哒的优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张莹玥,眼睛小小的周子童,胖乎乎的双胞胎兄弟,害羞内向的许娣佳,到处顽皮生事的郭尚尚、赵辰、周泽昊、党斌等等。但是呢,世上没有坏小孩,每个小朋友都有长处,就像顽皮生事的党斌也会体谅工作人员,赵辰当起主持人来像模像样,郭尚尚侃起相声来也能一鸣惊人。

        嗯,见到笔笔,知足。

        五天的夏令营进行得还算顺利,当然期间各种惊心动魄也不少。当闭营晚会到来,看着孩子们在台上卖力的表演着,眼眶忍不住红了。为了不丢人,还是强忍着。不曾想被双胞胎哥哥(原谅我至今不知道哥哥是胡其盛还是胡其强o(╯□╰)o)看到,指着我大叫了一句“她哭了”!这哪行啊?我哪收得住啊?急忙躲到柱子后面去抹眼泪。回忆到这咬牙切齿,蓓蓓和心月那俩货没一个给我递张纸巾。涕泗横流的时候张颖姐召唤上台,无奈捂着鼻涕上台,才发现全场已哭倒一片……回去的车上,7岁的玥玥还在哭,说这是她第一次为了感情哭。小孩的大人话总能乐倒成人。玥玥一路说了好多话,还把她偷偷藏起来的画送给我,并说等她长到二十多岁了也要来当志愿老师。感动,欣慰。

        ……

        遇见美好,靠近美好,让自己变美好。萌姐和蓓蓓都是美好的人,一个明朗二乎,一个温婉文艺。不是内心世界足够明净饱满,也不会在这个岗位坚持且知足吧。心月,每次开会抬头看到她那圆乎乎萌哒哒的大脸简直忍不住在严肃boss面前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