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的......

 

我想念,我的小兔子......

 

         阿都么日合画的是小兔子。日合说从前家里养过一窝小兔子,每天看到这些小兔子她都很开心,她每天放学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喂这些小兔子,还把它们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的。兔子们渐渐长大了,突然有一天,日合回家时发现笼子里的兔子们都不见了。她问妈妈兔子们去哪了,妈妈说家里没地养,放到舅舅家去了。日合哭着闹着说要去看兔子,这时爸爸生气了,直接大声对她说:“兔子都拿到集市上卖掉了,没有了。”日合一听哭得更大声了,饭也没有吃,一直在哭。妈妈安慰说以后还会再养的她才停止了哭泣。可是在那之后家里就再也没养过兔子了。日合说很想念当初的那窝小兔子,很想很想。

 

我想念,我的父亲......

 

        日有鬼在画板上画的就是他的父亲。在他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打猎能手,过去经常可以在山上逮到野猪,野鸟什么的。同时日有鬼的爸爸也是个木匠,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爸爸亲手打造的,日有鬼说他最喜欢的是爸爸给他做的小书桌。“爸爸说在这个桌子上看书写字的时候一定要认认真真”日有鬼说。日有鬼的父亲在一次走山路时意外地掉下山崖摔死了,但家里人都没有告诉他这个真相,都说父亲出远门了,要等到他长大后才会回来。日有鬼说他从邻居的传闻中知道父亲去世了,只是怕家里人难过所以没让他们知道他已经知道父亲过世的事,但他还是会时常想起爸爸,想起和爸爸在一起的快乐的日子。

 

我想念,秋天的苹果树......

 

        热烈手尔画的是一棵苹果树,旁边站着的是他。手尔说小时候家门前有课苹果树,树干上绑着个吊床。夏天天气热的时候手尔喜欢躺在吊床上乘凉,每到苹果成熟的时候他就会爬上树去摘果子,这棵树结的苹果又大又甜,吃不完的还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但是有一天这棵树在一场大雨中被雷劈中倒下后就再也没有立起来了。后来爸爸把苹果树砍了带回家里当柴烧,从此家门前再也看不到苹果树,秋天也吃不到它结的果子了。手尔说他想念那棵苹果树,想念树上的大果子,想念曾经在树干上绑着的吊床。

 

 我想念,城里的妹妹......

 

        吉什么子作画的是她的家,子作的爸爸妈妈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很小的时候就和奶奶相依为命。子作还有个妹妹,妹妹住在县城的叔叔家,姐妹俩通常要隔好久才见得上面。子作说每次妹妹见到她都会缠着她带妹妹去玩。妹妹说城里没有村子里好玩,村子里有山有水,她可以和小伙伴们去爬树和抓鱼,但在城里的生活就很没有意思。子作说妹妹每次回来看她和奶奶后都会赖着不想离开,每次叔叔拉着把妹妹带走的时候都会大哭着不肯走,看到妹妹哭子作和奶奶也跟着哭。子作说她现在很想念妹妹。

 

我想念,心中的玫瑰花......

 

        土比么小芳画的是花。我问小芳她想画什么,她说想画玫瑰花。小芳喜欢花,她家院子里种了几盆花。小芳每天都会认真地给那几盆花浇水除草。小芳说她只见过一次玫瑰花,还是很小的时候跟着爸爸去省城的那次在花店看到的,但就看了一次小芳就喜欢上了玫瑰,虽然之后都没有再看到玫瑰花,但花的样子一直存在她的脑海里。虽然小芳画出来的小花和现实中的玫瑰花大相径庭,但我们知道她画的是她心中的玫瑰花,看着她快乐地给它们上色,我们也跟着快乐着。

 

我想念,远方的爸妈......

 

        看到阿欧王东的时候他正在握着画笔认认真真地在画板上画叶子,受当地气候的影响,他的皮肤被太阳晒出了特有的古铜色。阿欧王东是个挺腼腆的男孩子,面对摄像机的时候都不好意思抬起头。家里只有姐姐和王东住在一起,父母都外出打工赚钱了,经常一出去就要隔好长一段时间才见得到他们。王东说他很想念爸爸妈妈,但他知道爸爸妈妈不回家都是为了家里好。阿欧王东的懂事让人欣慰,可作为孩子的他还是时不时流露出孩童的淘气和期待。他说:“每次回来都希望爸爸妈妈能和我们住久一点,因为我很想他们。”

 

我想念,团聚了的家......

 

        看到阿欧么阿色的时候她正在画板上给她画的太阳上色,用的是鲜艳的红色。看到我们走近,阿色抬起头来害羞地对我们笑了笑。阿色家里有四口人,父母和姐姐,但现在他们都外出务工去了,于是平时家里只有阿色一人。阿色最喜欢的活动就是画画,她的家里墙上摆满了她的手绘,阿色说她将来相当一名画家,用自己的画笔去记录美好的生活。阿色说她将来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北京有天安门,我想在天安门前画画。”阿色说。

 

我想念,我的小山羊......

 

        日毛亚在画板上画的是一群羊,边上握着扬鞭的牧羊人就是他。日毛亚家里曾经有一群羊,他每天都要去放羊,羊群很听他的话,每当他对着羊群大喊一声它们便乖乖跟着他回家。

        有一天日毛亚像往常一样在放羊时突然下起了冰雹,羊群被突如其来的雹子吓得四处乱窜,任凭日毛亚用鞭子怎么抽打都没用。这时日毛亚集中生智,拽着领头羊脖颈上的缰绳,大吼了一声,羊群突然就停止了乱窜,于是日毛亚牵着领头羊领着羊群回到了村子里。村里人纷纷夸他勇敢聪明。

 

我想念,天堂的妈妈......

 

        扯作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遇难去世了,她从小就与姐姐成落相依为命并同失明的奶奶住在一起。扯作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治好奶奶的眼睛,这样就可以让奶奶看到美丽的风景,还有看到自己画的画了。扯作和姐姐每天都要做很多的农活,种地、喂猪、收拾屋子。我问她累不累,她说能帮奶奶和姐姐做家务,她很开心,一点儿都不累。布点么扯作这幅画的名字叫“想念妈妈”。她听人说妈妈长得很漂亮,有大大的眼睛和长长的头发,别人都说扯作长得像她妈妈。扯作说她好想见见妈妈,看看和她长得到底像不像。

 

我想念,我的小黑龙......

 

        日小衣画的是他曾养过的一只大黑狗,他给这条大黑狗起了一个特别豪气的名字“黑龙”。黑龙是他最好的朋友,每天上学前黑龙会追着跟着他到门口看着他走出门了才摇摇尾巴囔囔地回去,等到他放学回来开门时又会冲过到门口摇着尾巴在他身边跳上跳下伸着舌头舔他。日小衣说黑龙是他最好的伙伴。但是有一天黑龙被隔壁家的疯狗咬死了,于是日小衣和爸爸在山上挖了个坑把黑龙给埋了。我们问他当时哭了没,他说他很难过,但是没哭,因为爸爸说过男孩子不能哭的。

 

我想念,奶奶的杯子......

 

        黑惹小贵画的是彝族的漆器,彝族漆器是在有数千年历史的彝族古餐具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民间手工艺品。小贵说他画的是个杯子,这个杯子是奶奶的遗物。小时候小贵的爷爷经常用这个杯子喝酒,每次吃饭时都要用它喝上几大杯。但在爷爷去世后奶奶就把这个杯子收起来不用了。后来奶奶去世后小贵和妈妈整理奶奶的屋子时又找到了这个杯子,当时杯子上有很多灰尘,于是妈妈把杯子擦洗干净后又用布包起来放在柜子里了。小贵说那个杯子很漂亮,爸爸说等他长大了就把杯子送给他。

 

我想念,爸爸的厨艺......

 

         画画前老师启发孩子们想想自己最想念的是什么时,吉及么成英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第一个站起来说“父亲不知道为什么入狱了,我很想念她”。说到这里她曾一度哽咽。成英这幅画画的是她的父亲,成英说父亲有一手好厨艺,在家里经常给她做好吃的,而每次吃饭都把最好的肉夹她的碗里,或是等成英吃得差不多了才开始自己吃。现在父亲不在家了,成英很想念父亲,想念父亲做的可口的饭菜,很希望一家人可以团聚。